四木双xi

定期诈尸。

就莫名其妙的想说些话,最近好多脑洞,但是都没有时间写,就歇一天,初三不容易啊,在学校晚上不到五个小时的睡觉时间快要搞疯我,如果被某人发现熬夜的话她就又要不高兴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烦,打算抽个空表白一下喜欢的太太们,就明天好了,不过不得不说我真的很怂,有空我就尽量更文,反正沙雕文风也没人看得对吧,我知道您各位想看德云社区,可我真的没脑洞了....

反正是个人账户,又不带tag,没人会看见,嗯,没人会看见


【龙龄】秋夜(一发完/短)

灵感源于花儿乐队《挪威森林》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剧情完全找不上

-

他总会来的。

-

今年的春天来的有些晚,空气夹杂着兰香,它在等待着一种名为桃花的植物芬芳。猛的吸一口气,那是海洋暖湿气流残留的余温。哦对了,还有淅淅沥沥的雨声。

他们相识只用了两句话,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久别重逢两句话的招呼就可以拉近彼此之间的亲密感情。

张九龄喜欢初春的雨,喜欢那种淡淡的青草味儿。

去公园散步什么的再好不过了。

“他什么时候才能在不经意间来到?”张九龄踢着路上的石子,不经意的说着。

“或者他在挪威森林里等你呢?” 张九龄抬头,看见一个又高又白的男生,他笑起来很好看。

“你叫什么名字?”张九龄对面前的人很是感兴趣。

“王九龙,你呢?”王九龙亦是如此。

“张九龄”

相识。在厚重的桃花香气里。

/

就这么短短的两句话,再无相遇。

王九龙今天没被留下来加班,低头看了眼手机,已经十点半了,去24h便利店在店员奇怪的眼神下买了杯热咖啡,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晚上天凉好不好。

还是熟悉的回家的路线,住的近,王九龙习惯步行。走过熟悉的胡同口,忽然听见里面有打骂声,虽说路见不平绕道而行,但是作为一个优秀的社会青年,当然要同这种不正义的行为作斗争。

等走到了地方,只见地上满是血和刀棍,还有一个站在墙边的青年,他用手拭去嘴角的血,啐了口唾沫,“呸,这群孙子,不给动点真格的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王九龙站在那里看傻了眼,他试图在昏暗的灯光下看清那人的脸。我靠,怎么是他!王九龙惊讶极了。他赶忙走到那人身边,掏出自己随身揣在兜里的面巾纸和湿纸巾。“给,先拿这个擦一下吧。”那人抬头看着王九龙,嗯,北京这个地方真的不大。

“咱们是不是见过?”

“对啊,在挪威森林。”

“王九龙!”

“是我。”

嗯,张九龄,南城小霸王张九龄。

自从那天分别,王九龙满脑子都是张九龄,满脑子都是。

“我......”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你......”可能真的很巧

“还是你先说吧。”王九龙主动让着张九龄

“你怎么知道挪威森林啊,那天还接的那么准。”

“喜欢嘛,可是啊,我的等待还没在夏天重现。”

“你在等什么?”

“等......一个同样也在挪威森林等我的人。”

张九龄转过头,两人在路灯下对视了好久。

“你现在不用等了。”张九龄是这么说的。

相爱。在鲜血横流的街头。

/

王九龙住的小区门口有棵柿子树,张九龄听王九龙说等到秋天的时候柿子树上会结好多柿子。

时间一天天过去,嗯,没立秋了呢,还早,王九龙去外地出差半个月,张九龄每天都在柿子树底下转悠。你说,这柿子熟了的话应该够我们吃好久。

相思。在柿子树下。

/

张九龄,一个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吃烧烤的社会青年,一个打架不过脑子的社会青年,一个高冷到不近人情的社会青年。

张九龄,一个怕黑躲在男人怀里的小朋友,一个喜欢杰尼龟的幼稚鬼,一只生起气来就炸毛的小奶猫。

王九龙喜欢胡撸张九龄软软的头发,喜欢在背后突然抱住他,喜欢他生气撒泼的样子。

张九龄喜欢把脸埋在王九龙的脖颈,寻求温暖。

难得北京有这样晴朗的夜空。

“今晚的月光真美。”王九龙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

“我也是。”

王九龙一把把张九龄搂在怀里,低头亲上张九龄的唇,来了个法式长吻。

相拥吻。在初秋满天星辰的月色中。

-

看吧,他总会来的。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一直在老福特看热闹,抄袭还有理,明明p图死不承认,挑拨九辫辫林关系,哈哈哈哈哈xswl

我的立场,怡宝太太和橘酱太太

真的,哈哈哈xswl,我也改过cn,我之前有一次被有小可爱说抄袭某博的墨西也太太,哈哈哈哈哈,我就是墨西也哈哈哈哈哈,xswl


瞎聊八聊系列

确实,我除了德云社区以外也没有什么别的火的作品了,就算如此,德云社区也只是我一时兴起的沙雕小段子,可能您各位爱看,那我就写,您各位也可能都是因为德云社区才关注的我,嗯,我会写下去,最近学业繁忙,等什么时候歇了就更,尽量多写一些,哦对了,还有一件事,不知道您各位还记不记得《太太,约文吗?》,当时弃了一段时间,我打算重写,新剧情,但也不是全新的,嗯,就这样。

记梗 【龙龄】秋夜

灵感源于花儿乐队《挪威森林》
可能是另一个故事吧

-
他总会来的。
-

他们相识只用了两句话,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久别重逢两句话的招呼就可以拉近彼此之间的亲密感情。

“或者他在挪威森林里等你呢?”
相识。在厚重的桃花香气里。

“张九龄你能不能不要让我老是担心你,你要是真出点儿什么事儿我怎么办!”
相爱。在鲜血横流的街头。

“这么快就到秋天了,柿子熟了,应该够我们吃很久。”
相思。在柿子树下。

“今晚的月光真美。”
“我也是。”
相拥吻。在初秋满天星辰的月色中。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德云社区二单元住的是金曦和陈菲两位老师,哈哈哈哈哈哈

关于那些被我遗忘的孩子

⒈小线天在线爆料(肯定是九辫,带良堂玩儿)
⒉德云社区(我写到几来着?)
⒊云想衣裳花想容(这是个全员向)
⒋梦经记(良堂/下)
⒌衣柜play(我打算写龙龄)
/
评论区可点梗啊,我什么都能写,真的[假装自己底气十足]

早上起特别早躲在衣柜里补作业(这不是重点,因为我今天要去学校)
我衣柜有两层,下面一层特别大,放被子的那一种,顶部还有一条可以挂衣服的那种杆,(就可以把手绑在上面)
现在满脑子黄色废料,想看衣柜play

【孜昔】你在心上(安全感/短)

@不才 的同人文
什么时候才能变成真的啊
灵感源于张洢豪《安全感》《安眠药》
第三视角

除了栗孜
我没剩下什么

-
突然意识到自己没带手机,林梦昔疯的一般跑到街对面的电话亭,按下她最熟悉不过的一串电话号码,边抽泣边听听筒里面的拨号声,“接电话,接电话啊!”

“抱歉,您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busy now, please redial later ”

下雨的时候,街上真的很静。

你说,柏树会不会冷。

回到家,推开门,还是黑暗,林梦昔摸着开关,把家里各个角落的灯全都打开,坐在沙发上拿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嗒”“嗒”“嗒”“嗒”
秒针走的好慢,天什么时候才会亮啊。

“咔嗒”
“小昔,您怎么又开这么多灯啊。”
林梦昔急跑到门口看到正在换鞋的栗孜,一下子抱住了她。
“您去哪儿了!担心死我了!我一直找您呢!您知道我穿着单衣走着大街上有多冷吗!”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她用手捶打着栗孜的胸口。“我还以为您又不要我了!”
“我怎么会不要您呢,今天公司真的有事,先别哭了啊,我就怕您心里难受,我保证,下次再有事,一定先给您打电话!”她轻轻地拭去林梦昔的泪。
“您保证?”
“当然,那就别哭了好吗?”
“嗯。”

林梦昔是个极其缺安全感的人,只要是晚上在家里,必须保证每个地方都是亮着的,尽管栗孜也在家。

现在是凌晨一点半。
栗孜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林梦昔还没有睡。
“您怎么还不睡啊?”
“您是不是把我的安眠药全给扔了,我找遍了都没找到。”
“我都说多少次了,那东西不能一直吃。”
“可我不吃睡不着,我害怕。”
“害怕什么啊,我在呢”
栗孜关了床头的灯。
林梦昔往她旁边挨了挨,栗孜用手环上她的脖颈。
“别怕,我在呢,以后安眠药咱不吃了。”
“孜孜”
“嗯?”
“晚安”
“晚安”

林梦昔做梦的时候一直哭的毛病还是改不掉,但最起码她没有再吃过安眠药,可第二天早上醒来麻木的是谁的胳膊就只有栗孜知道了。

“孜孜,您就是我的安全感。”

最近跟废了没什么区别,先放预告,因为不知道为什时候会写
(猜猜明天会不会有德云社区的中秋节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