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木双xi

是个废人。

【良堂】《樱桃青衣》(一发完/短)

原版节选自林清玄《玫瑰海洋》
oo特别c
视角乱
-

何处寻?

-
我爷爷老了,也爱唠叨,每天都要给我讲那个故事,尽管我已经听烦了。
那时我爷爷才二十多岁,他每天都会去精舍里听和尚讲经,有一天,来了一个周姓书生,去到了那儿,坐在我爷爷旁边儿,不知怎得,这书生不一会儿就睡着了,那他都梦到了些什么呢?这我爷爷也没告诉我,我还得自己猜,并且我还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这书生和我爷爷一个姓呢?不知道那书生会不会弹三弦。

/

周九良为了考功名,带着他的三弦来到了精舍听和尚讲经。你说这奇怪不奇怪,刚坐下来还没听几句就睡着了,还做了个超奇(mei)怪(miao) 的梦。

“姑娘,不是不是,先生,请问您贵姓啊?”周九良向那个卖樱桃的青衣男子问道。
“免贵姓孟,您呢?“那人问道。
“我姓周名航字九良。”
“周九良,这名字挺有意思的,周公子,来点儿樱桃吗?”
“我不要樱桃,我想要别的。”
“可我这儿也没别的了啊。”
“怎么会呢?我想要您啊,先生。”
“公子您就别开我玩笑了。”
“先生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周九良一把把孟鹤堂揽在怀里。
“那先生要去我家吗?”孟鹤堂害羞的说。
“先生邀我去,为何要说不呢。”
几天后周九良离开了,中了举,还当上了宰相。晚年出巡回到年轻时听经的精舍,仆众前呼后拥,比起当年的落魄样子实在是相差太多。
这时,忽然听到讲经的和尚大喝一声:“檀越何久不起?”
周九良从梦中惊醒,入山寻道,自此从人世消失。

/

我爷爷慢慢的叹了一口气,当时他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少年,对爱情充满了幻想,但爱情就像樱桃,不会永远保持鲜红,而青衣不过也只是一道幻影罢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爷爷就是那书生,那书生就是爷爷,但爷爷究竟都梦到了些什么呢?算了算了,我还是去外边儿玩会儿吧。

“昔啊,上哪儿去啊?”
“我去孟爷爷家玩儿会儿。”
“哦,去他家啊,那把我那几把三弦拿去,你陪着他烧烧,免得他在家无聊。”
“得嘞。”

-

已寻。

一个喜欢改故事、并且不会格式、小学生文笔的新手,还请各位太太多提提意见。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