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木双xi

是个废人。

【龙龄】天狼星(一发完/短)



讲课文的时候讲到了天狼星,语文老师说天狼星是一颗代表侵略的行星。

小学生文笔,我最近特别懒,没有空啊,这篇文还是我请了半天病假肝出来的,昨天的专场甜的我嗷嗷叫,押了再见也押中了,真好。

还有啊,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确实和天狼星没有什么太大联系,很莫名其妙的剧情。


-

必须只关于我。

-


冬天,西伯利亚的寒流真是可怕,面临着被解雇的风险,张九龄已经两天没出门了,反正他早就想辞职,自己辛辛苦苦熬了两个多月做出来的企划案因为自己忘了关电脑,被死对头全部剽走,并且内货已经带着他的企划案跳槽了,唉,还是躺着比较舒服。


张九龄愈发觉得自己这几天不对劲,莫名其妙的喜欢自己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一哭还停不下来,自己明明不是这样的人,他社会龄什么时候轻易掉过眼泪啊。


任凭樊霄堂怎么打电话,怎么劝,张九龄就是不愿意出门,“哥,你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总得生活啊。”


对啊,总得生活啊,他张九龄最近真的好爱哭,这到底是怎么了。


冰箱早就空了,张九龄现在看见外卖盒子就想吐,樊霄堂最近在忙业务也没空管他,拖着疲乏的身体,张九龄决定出门。

在超市生鲜区逛来逛去也不知道要买什么,最后竟然跑去买了一大堆子的糖果和牛奶。


领着袋子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吹着冷风,嗯,美极了这感觉,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公交车站台,卧槽,今天出门真是忘看黄历了,偶遇前男友什么的也太绝望了吧,嗯,真好。想想也是,都在北京,低头不见抬头见,北京这个地方真的不大。


张九龄就站着,假装自己没看到。“我帮你提吧。”王九龙的声音明显冷漠,从张九龄手里抢过袋子。连手掌的温度都是那么熟悉。“你的手怎么还是这么凉啊,嘱咐过你要多喝水你又没听吧,你不是不喜欢吃甜食吗?今天不上班?”这么一大连串的问题张九龄还没缓过神来。“我辞职了。”张九龄下意识的往里裹了裹自己的衣服,把脸埋在领子里。“我能去你家吗?今天周日,我知道你不上班。”王九龙很惊讶张九龄会说这话,张九龄也很奇怪自己脑子一热说了什么胡话。“行啊。”


公交车来了,难得这一班人这么少,王九龙拉着张九龄的手往里走,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张九龄的手一直都是凉的,即使是在房间里,以前都是王九龙自己把手捂热了给他暖。


两人不紧不慢到了王九龙家门口,“你等会儿,我找找钥匙。”王九龙把包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完了,落家里了。”王九龙无奈的看了看张九龄。“你啊,记性还是这么差。”张九龄摸进上衣口袋,拿出一把钥匙,熟练的打开了门。


王九龙把袋子放在茶几上,里面的罐装旺仔牛奶滚到了地上,王九龙笑了笑,把牛奶捡起,原来他还是在乎自己的,不然怎么会去买旺仔牛奶,怎么会随身带着自己家的钥匙。张九龄走到王九龙房间找到那条属于他自己的毛毯,打开空调,坐在沙发的角落看电视,原来他还是在乎自己的,不然怎么会主动去握他的手,怎么会把毯子放在衣柜里一眼就能看到的位置。


他们当初是怎么就分手了呢?


王九龙,占有欲极强。

张九龄,向往自由。


很明显啊。


王九龙煮了麦片,端了一杯给张九龄,两个人就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像以前一样。


张九龄觉得自己眼眶周围热热的,张九龄你怎么这么没出息,这时候可不能哭啊。

可他早崩不住了。


王九龙还没见过张九龄这么哭,和在爱欲中的哭大不相同。但不管是哪一种,王九龙看了都心疼。


“楠楠,我......我想你了。”张九龄抽泣着说

王九龙一把搂过张九龄,用手拭了拭张九龄眼角的泪水。“老大,我也想你了,你以后再也不能离开我了,以后,你张九龄,只能关于我。”


-

你为何要再次闯入我的生活,我为何不能彻底把你忘记,那就彻底把你占据。

-



评论

热度(38)